罄竹難書

我很不喜歡評論政治或是批評藍或綠,但是這是政府關員幹的一些蠢事,我實在是不吐不快。

這幾天新聞都被駙馬爺收押和搞軌案淹沒,但我覺得最都沒比杜正勝的硬坳嚴重。一個教育部長,在立法院質詢的時候,竟然可以把成語字典裏面的解釋硬坳成正面的意思,實在很像一個小學生在作文時用錯成語,老師糾正時,強辯的場面,只是杜正勝穿了件西裝,還有個頭銜叫 “教育部長”。

這叫我們下一代如何學成語?都照字面意義翻譯的話,那 “龜兔賽跑”就等於 “自不量力”了,實在是莫名奇妙。還有很久之前的LP風波,一個外交部長竟然說人家國家小,我們怕他怕什麼?而且還用LP用來形容新加坡小成什麼樣子,這更讓我覺得實在愚蠢至極,一個外交部長在公開場合說LP,而且事後還強辯說LP是很健康的字眼,那為甚麼每個家長都在禁止自己小孩說那個字眼?我看外交部長對自己國家的貢獻就是多創造了一句眾所皆知的粗話,如此而已。

這些人完全沒有做部長或公務員的體認,這是代表自己國家的言行,國際觀之小,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絕對不會在公開場合說出 “dick”或 “dude”這些字眼,因為就是不恰當,這些官員位台灣所做出的貢獻還不如王建民在洋基投球還來的大。

最近看到中華電信在做3G手機電視的廣告,會覺得十分感動,當看到自己國家的同胞在外努力奮鬥,痛宰對手的時候,也會覺得餘有榮焉。偏偏這些官員就會幹些蠢事,不認為自己做為台灣的官員,說話的時候應該要經過大腦,不是像小學生一樣想說啥就說啥,說錯了也不知檢討,只會硬坳。

對「罄竹難書」的想法

在此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