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電青少年菁英領袖營

這個營隊是在我5月的時候聽到的消息,聽到的時候家裡已經幫我報好了名,叫我去當輔導員…拜託,我只帶過兵,國中小孩? 家裡一個都叫不動了,一次叫我去叫80幾個? 不過家裡就是這樣,管你行不行,反正就是要你去,好讓自己在同事面前有個話題之類的,怎麼這麼愛比啊? 反正還要面試,想說面試時講爛點,反正我也沒經驗,就隨便講講,沒想到也給我上了…只好硬著頭皮去了。

就是因為我最老的關係,就老要給我發號施令,偏偏我就不想,所以一開始就有點混亂,決定個事情都要花老半天。不過其他的隊輔也夠賞臉啦,交代的任務都能順利執行,很ok的。

其實一開始我把小朋友都當作惡魔看,到最後也沒那麼恐怖,不過誇張的事還是很多。有跳斷床的,拿熱水潑壁虎的,偷拔溫泉文化中心的假樹,愛挖鼻孔,裝病的,自閉症的,暗戀隊輔的,老是摔破餐盤的…etc…太多了。老天給的災難也不斷,中間歷經了兩個颱風,卡玫基和鳳凰,卡玫基是在第2梯的禮拜五發威,害的我們一大早就撤離到大甲溪電廠,我為了把第2梯小朋友的行李裝上廂型車,害我淋到內褲都濕了,幸好沒感冒。

鳳凰是在第4梯的前幾天到,停了一個晚上的電,害的所有人那天晚上用 “擦澡”入睡(有些小朋友根本沒洗,巡房時臭死了…把他們脫下床叫他們洗腳之後才好點)。每梯的小朋友也不太一樣,第一梯的很皮,但是總是知道什麼該做,什麼不該做,所以叫做 “亂中有序”。第二梯的完全沒進入狀況,也是最讓我發火的一批,很多都是生活白痴,鼻孔怪、口水男、裝病女、無言人,全都是這梯的,受不了。

第四梯是乖乖的,聰明的小朋友不少,建中*1、附中*2、北一*2,第4梯裡我的小隊18隻中就有5隻是高材生了,在我每次點名的時候,他們也從來沒遲到,很ok的一個小隊,整梯也沒什麼大意外,但也或許是太聰明,無可厚非會出現一些競爭的行為,這和我們隊輔和高層也有點相關,所以不意外。

外籍老師分別為Scott 和 Russle,兩個很有份量的老師,他們其實還不錯,只是上課的內容和我們原先的期望不太一樣,或許是沒有溝通好吧。他們也給我許多關於研究所學校地點的建議,Scott是ASU的Master,他也很熱心的提供他朋友的email給我,叫我如果要去ASU的話務必要找他。

每梯的隊輔人員也不太相同,第一梯有Jenny,多虧了他才有整個細流,Allen:”一整個就是細流小天后”,沒有細流還真不知道怎麼進行下去,不過Jenny只呆了一個禮拜,就跑去加拿大逍遙了,雖然他到加拿大,但是我猜他耳朵一定掏不停,因為剩下還在奮鬥的隊輔都在偷念他啦~~~~

Jenny的接替人選是Vicky,這位小姐是位 “皮膚”非常好的 “lady”,素顏結果都會被人家當作有化妝,生氣起來也是蠻恐怖的。

Audrey是另外一位TA,裡面他學歷最高,最老的也是他,不是我!他是位認真的小姐,但是擔了許多責任在身上,我很想對他說,你不是萬能的,你是人啊~~~~

剩下和我同組的輔導員有Allen、Cora、Wayne。

Allen是隻血氣方剛的小孩,和我差了5歲,大一的中山醫學院學生,我能從他身上看到以前的我,衝、有話直說,都是我以前最愛幹的事,所以我也老是覺得年輕總會有這樣的行為,沒什麼大不了,有他的衝勁也拉著我們老的往上爬,登步道就是其中一個例子。可惜高層不這麼認為,唉。

Cora似乎有著永遠用不完的動力,就外籍教師講的一樣: “She is just like a pre-school teacher.”,有了Cora,我才不用去帶最小班小朋友…好險好險…他像男生的個性也讓我十分放心的接近,隊輔就是需要這樣的大女孩!

Wayne是個老是慢半拍的隊輔,人家討論的議題都已經到從A到B轉到C了,他還在A…然後就會出現莫名奇妙的對話,真的是搞笑,不過搞不好藝術家就是這樣吧。Wayne和伙房阿姨有著莫名的緣分,伙房阿姨還對他有輕浮的言行呢…嘿…搞不好是看他很 “大”的份上吧…..(想哪去…我說的是”鼻子”)。

蘇主任是營地主任,雖然是50幾歲,但是教學經驗豐富,帶營隊的經驗也是豐富,雖然一開始對他的 “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帶200的營隊”言論抱持懷疑,但是到後面我真的相信真有可能。在卡玫基颱風下,也是靠著蘇主任的分配才有可能順利下山,很多細節的部份蘇主任都有考慮到,不然緊急撤離下山不可能那麼順利。蘇主任的課也總是最生動的,他的課鮮少有人趴在桌子上睡覺,小朋友不是小就是認真聽講,很久沒看到這麼會教書的老師了。

孫主任是台電谷關訓練所的主任,永遠是一副笑容,被我們隊輔形容成 “肯德基爺爺”,我看只差一副拐杖而已了。永遠正面的看法也讓我映像深刻,床跳斷、颱風來襲、停電、摔破碗盤,很多事情孫主任都能正面看待,把挑戰當磨練,這是我學不來的。孫主任把谷關訓練所弄得好好的,但真的很辛苦,從一草一木的栽種到颱風天的緊急處理,都需要孫主任親自執行,卡玫基的最後撤離也是孫主任冒著危險,從上谷關到大甲溪發電廠來回奔波調度,才能有安全的撤離。

伙房的阿姨也是很好玩,除了開Wayne的笑話之外,也在私底下開了我不少笑話…我只是一直都沒講而已…哈。我還是很尊重伙房的阿姨們啦,畢竟當兵的時候呆過伙房,知道伙房是怎麼樣的體系,惹不得的。

這次的營隊是我第一次帶營隊,應該也是我最後一次,但是能有這樣的經驗,我非常珍惜。雖然在3梯的小朋友裡,我記得的名子沒有幾個,但是我會記得所有的趣事、糗事,謝謝台電有這機會讓我能當輔導員,也謝謝所有隊輔的配合,還有蘇主任、孫主任的指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