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101跨年

原本沒任何打算要出門,想說在家乖乖的看電視就好。結果張耕打過來確認資訊安全期末報告做的如何,順便問我說晚上要幹麻, 我就說沒幹麻,張耕也沒說什麼,問完之後就結束通話了。

過了20分鐘,成鴻打過來和我說他幫我做好投影片背景,順便邀我跨年,說Dking、Arlu、小8和他要去,最後面又加了一句張耕說你要去他就去,瞬間我的頭充滿問號,為啥我去他就去?(我到現在還是想不透)想說2年沒跨過年了(前2年都是為了憲哥的考試沒法跨),去跨看看吧。

大家都約在國父紀念館捷運站,因為只有我和Arlu不坐捷運,約在國父紀念館也是怕市政府塞爆,怕找不到人。我騎到基隆路和光復南路交岔口的時候,想說怕前面完全不能停車,或交管,就直接停到交岔口的麥當勞,走路到國父紀念館,沒想到騎車只需幾分鐘的路程, 我花了大概半個小時才走到那。

進到捷運站,都還沒人到,我整天只喝了碗湯,想說先買個麵包充飢(只買這個麵包會是個重大錯誤,原因後面會寫)。人到齊後,大家就往市政府出發,那時候大概8點多,可是國父紀念館就已經聽的到廣場的聲音了,時候還早,小8說他有12月31號到期無印良品的禮卷,要拿去花掉,我們就先去紐約紐約的無印了。和我預期的一樣,現場6個人只有我去過紐約紐約,雖然我是高3和班聯會的人去的。

紐約紐約變的不多,只是多了Mister donut和玩具反斗城,剩下都差不多,我們找到無印良品後開始決定如何買東西,後來買了一堆吃的東西,有排名第一的蜂蜜小蛋糕, 還有無映良品版的多力多滋,逛完紐約紐約後,Dking決定要找家7-11買東西喝。我記得地下街有間7-11,結果一到樓下,人山人海的人,我第一次看到7-11用擠的買東西,排隊排的像上班時間的捷運,經過商量後,我們打算放棄,一走到樓上,結果上面還有臨時7-11,也是人山人海,這時候神奇的Dking只花了不到一分鐘就買到飲料,讓大家都嚇了一跳。

買完飲料後,大家開始決定要不要擠進市政府廣場跨年,我是提議要進去,張耕說不需要,後來因為大家就是因為沒跨過年,大家決定要進去,這是夢饜的開始。會場是T型的,我們從橫的那槓的左手方進入,走到一半就動彈不得了,完全卡死,我們6個人就是在炫渦當中繞來繞去,當有人要出來的時候,便會行程一波一波的人浪,有時候過強會連站都站不住,這時候還只有10點….這時候上方的溫度大約是19度,可是我全身就已經在出汗了,眼鏡開始霧,腿開始痠了。到11點半的時候,我開始覺得不舒服了,大概是我餓了很久,畢竟我晚餐只吃了麵包, 手開始麻,呼吸有點困難,這時候真的是長的高有好處。

附近的人也很好玩,有大約3對情侶,即使是全身都是汗,還是抱的緊緊的,大概是男朋友不願讓女朋友給人吃豆腐,不過在那種環境下,很難會有人有閒情雅緻去吃別人豆腐吧。最好玩的是我前面的幾個國中生,整場跨年就是3句話幹X娘、王X蛋、X的,唉~~國中生。整場跨年大約被抬了2~3人出去,都是因為不舒服或昏倒。撐到最後幾分鐘,大家似乎都High了起來,101也開始閃燈,最後馬英九也來了。

101的128秒煙火實在蠻漂亮的,也終於讓我覺得有點值得幾這2個小時,一結束後,我和Arlu馬上決定往外衝,實在是再也受不了了,一衝出人群,瞬間感到無比的寬敞,心想再也不會來了 (我記得我大1的時候也是這樣講的) 結束後,大家都體驗到萬一台北暴動的情形會是怎樣,路上全都是人, 只要是賣吃的或喝的就一定被洗劫一空,販賣機全都賣光,路上全都是垃圾。大家走了非常長一段路,繞了一圈101,結論是往國父紀念館出發,說不定買的到飲料或吃的,路上一堆人在放鞭炮,我們一邊看一邊再感嘆台北人真有錢啊,因為他們放的不是普通炮,而是有顏色的連續煙火。最後大家坐在國父紀念館的停車場旁休息,我坐下來才發覺,要是在2年前,我完全不會想到我會和這群人一起出來跨年,我們那時候可能彼此還一年講不到一句話呢。

今年跨年讓我嚇到了,原本以為是出來看看煙火倒數一下的,沒想到會這麼難受,下次建議大家, 三五好友去喝個茶,或烤個肉就好,不要沒事真的去擠跨年…

在此留個言吧